账户: 密码:
“中国雕塑泰斗”两代后人的传承
http://www.ybk168.com 2017-12-5 来源:南方都市报

  和世界上很多著名的城市一样,广州,这座城市也拥有让它自豪的雕塑家。“中国雕塑泰斗”潘鹤,就是广州的骄傲。不仅仅如此,潘鹤的艺术因子,也在潘家后人中代代传承。2017年“世界城市日”全球主场活动在广州举行,白云国际会议中心展厅内展出的一批用铁丝代替泥巴塑造而成的“雕塑”成为一大亮点。这些栩栩如生的人物“雕塑”被称为“无框线塑作品”,首创者就是潘鹤的儿子、著名雕塑家潘放。而潘放的儿子潘泓彰,则是建筑界新星,善于将雕塑融合在建筑中,在国内外建筑设计大赛中屡获殊荣。

潘放潘放

  潘放

  用铁线创作新式雕塑

  潘放是潘鹤的长子。怕学艺术不能当饭吃,潘鹤原来不希望子承父业。但潘放自己却躲在父亲身后,默默在“放养”中“偷师”。

  1976年中学毕业时赶上国家恢复中专考试,潘放在近300名考生中脱颖而出,考上广州市文艺中专第一届绘画专业,从此走上艺术之路。在父亲潘鹤的强大光环中,他丝毫不敢怠慢,越发积极进取。他回到广州美术学院读夜大。1994年,考入中央美院顶尖城市雕塑高研班深造,受教于列宾美院库巴索夫教授,与顶尖的雕塑艺术家学习交流。

  另辟蹊径 用铁线创作新式雕塑

  “我们这代人跟父亲那代人不一样。为了生活,全身心地去搞艺 术 不 容 易 ,所 以 会 感 到 很 艰辛。”他坦言,很长一段时光他与雕塑事业无缘。由于单位不断转型以适应社会需要,平面设计、广告设计、装饰设计、展览设计甚至活动策划,潘放几乎都做过,留给他静心做雕塑、画画的时间少之又少。

  眨眼20年过去。2008年,对于潘放来说是转折点。一次朋友造访,向潘放提出现场制作雕塑的要求。潘放一时间没找到泥巴。他试着用一捆铁丝扭成了朋友的模样,络腮胡子尤为相像。这是他首件无框线塑作品。同年,广东省举办首届雕塑大展,潘放凭借另外一件无框线雕塑作品《意象———智者》斩获最佳奖。

  “做艺术,要树立自己的品格不容易。艺术家要走艺术这条路,一定要做自己想要的东西。用细铁丝塑像很有感觉也好玩,用自己的判断、用真善美去理解,才有自己的东西。”对于铁丝雕塑,潘放越玩越开,先后又做出了《微笑的马克思》、《悲回风——— 屈原》等获奖作品。

  凡是广州创造的都是广州文化

  前几年,潘放辞掉了工作,房子也卖了,建立了雕塑工作室做独立艺术家,专心从事艺术创作。在很多对外展示广州文化的场合,也能看到潘放的身影。对广州如何在国际上提高文化艺术的知名度和美誉度,潘放有着自己的思考。

  “不能把纯艺术排除在外,一定要解放思想,才能打开市场。凡是广州人民所创作的,就算是广州的文化艺术。”潘放不喜欢划分派别,更不会给自己设限,他对广州文化艺术的定义比较宽泛。

  据世界旅游和旅行者协会(W T T C)发布的城市旅游及影响报告显示,世界10大发展最快的旅游城市,广州名列第二位。“广州有很大的发展空间。”今年,广州市旅游局首次举办旅游商品创新设计大赛,潘放认为从旅游商品入手是一个不错的尝试。

  潘放说,广绣、骨雕、粤剧等固然当属广府文化的优秀代表,但广州文化艺术要得以提升知名度,仅靠把传统民间艺术反复搬上台面是行不通的。他举例称,被誉为“荷兰三宝”的荷兰木屐是民间传统的手工艺品,但经过传承和改良,人们更多地把它视为一种艺术品,观光客更是喜爱不已。

  艺术精神需要传承,但艺术形式不能直接拿来。有人说自己只要继承传统即可成大家,也有人说只有创新才成大家,我认为这两种说法都过于极端,正确的做法是“吸收前人的精髓又甘愿放弃他人的倒影”。艺术的核心是创新,传统与创新并不矛盾,传统应该用来学习,而创新是建立在一定功底和思想的基础之上。广州的文化艺术可以与旅游产业发展相互结合借力,但前提是适当传承和有所创新。——— 潘放

  潘泓彰

  “学渣”逆袭成为建筑设计师

  作为潘家第三代,潘泓彰则走上建筑设计师的路。“建筑是更大的雕塑。”潘泓彰以他的方式延续着家族希望重振雕塑与建筑相融合的梦想。从广州美术学院首届建筑学系毕业、在知名建筑设计所积攒数年经验,如今三十而立的潘泓彰有了自己的建筑设计公司。

  与父亲只能“偷师”学习不同,潘泓彰自小在爷爷奶奶身边长大,对雕塑作品感受很深,十几岁时所做的自塑像已经像模像样了。不过,他坦言自己是“学渣”,考美院考了三次才被录取。前两次考试失败后,他去了一趟日本,深入了解日本的历史人文建筑,深受感染。回国后,他便下定决心:要读建筑。一段疯狂补习后,他如愿进入美院。

  虽然没有选择雕塑专业,但雕塑留给潘泓彰的印记却非一般深。他的毕业作品,没有选择用鼠标画图、做纸质模型,而是花了十个月时间用笔尺画图、选择真实的建筑材料做混凝土模型、以麻布搭建,最终做成了潘鹤雕塑博物馆的建筑模型。这在广州美院的毕业展中,让不少观众眼前一亮。这个“学渣”,最终以广州美术学院首届建筑学系毕业创作第一名的成绩毕业。

潘泓彰潘泓彰

  “我的创作方式离不开我爷爷和父亲带给我的影响,所以创作过程异于其他建筑师,当今社会做设计都离不开电脑软件,而我创作离不开泥巴。”在潘泓彰的建筑设计公司里,存放着许多他用泥巴做成的建筑模型,他钟爱用雕塑的方式推导、推敲设计,加入对空间和尺度的感受。

  而在潘放看来,建筑与雕塑艺术两者本来就是一家,都是立体造型艺术。在过去的东方西方,雕塑家画家同时身兼建筑师的现象很普遍,像米开朗基罗、达芬奇,他们既从事建筑设计,又从事绘画、雕塑。他表示,建筑除了功能外,其艺术性的高低能对人们的审美产生潜移默化的实质作用。“但后来人们的生活越来越功能化,所以建筑渐渐与艺术分离,是时候把它们重新融合了。”

  采写:南都记者 夏嘉雯 见习记者 张沛 摄影:实习生 李宇杰 南都记者 冯宙锋

关闭本页 打印本页 收藏本文 返回顶部
分享到:
大家评论
暂无评论信息
我要评论
验证码: 验证码,看不清楚?请点击刷新验证码
巴西2017世界邮展圆满结束

巴西2017世界邮展…

为期6天的巴西2017世界邮展,于当地时间10月…

绵阳2017中华全国专项集邮展览将于10月开展

绵阳2017中华全国…

济南市博物馆推出世界生肖邮票精品展

济南市博物馆推出…